• 0912345679
  • 每周7天,24小時,365天 在線客服: 8:00 am to 9:30 pm

關於媒合服務

擁有超過10年服務諮詢經驗,我們針對案主家庭,健康背景,做了解配對,期望創造出人人都能幸福的感覺

img

婚姻流程

包套流程

img

相親專案

1.當地迎娶風俗民情認識

2.聘金宴客選擇

 

 

 

 

img

公司簡介

擁有跨境市場婚姻媒合專業經驗逾十年,在東南亞各國鈞設有據點,專案配套,婚姻不是兒戲,透過交友配對,找尋與您興趣相符的另一半 擁有跨境市場婚姻媒合專業經驗逾十年,在東南亞各國鈞設有據點,專案配套,婚姻不是兒戲,透過交友配對,找尋與您興趣相符的另一半

img

每周7天,24小時,365天 在線客服: 8:00 am to 9:30 pm

免費諮詢專線 : 0912345679

img

免費諮詢

我們目前尚未媒合成功的新娘

如你對我們目前想媒合的新娘有興趣,歡迎您盡速遞交您的個人履歷,與我們聯繫,好讓我們協助安排完成您的婚姻大事

媒合剪影

有關我們再各地區舉辦的,媒合活動,聚餐,或是婚宴舉辦,都在此做活動訊息公開,公開安全透明合法的方式,協助您找到心儀的另一半。

外籍新娘相親故事

06月
21日

地點 : 外籍新娘越南相親故事

  • 活動名稱 外籍新娘相親故事
  • 回應數: 5

愛情本來就沒有國界,更何況隨著近年來中國經濟實力和國際地位的提升,越來越多的外籍妹子以嫁入中國家庭為榮。今天,我們就來盤點一下一些外籍新娘的相親故事。
第一則是來自越南的羅代美和阮氏建等4名姑娘,她們嫁到中國來已經一年多,她們中年紀最大的28歲,最小的才22歲。
當初,4個姑娘通過越南當地一所婚姻仲介認識了來自山東聊城同一個鎮的4名男子。初次相親下來,雙方都覺得「看對了眼」。最終,仲介分別收了男方支付的8萬元到10萬元人民幣「聘金」,並在當地辦好了護照等證件,讓4個姑娘遠嫁到了山東。
羅代美一行人隨著丈夫們回到聊城辦理了結婚登記。姑娘們都說是既擔憂又興奮。「畢竟到一個陌生的國家,舉目無親,語言又不通,所以覺得有點害怕。」不過,最吸引姑娘們的則是中國高速發展的社會經濟,「聽說那兒的人都很有錢,即便在農村,生活條件也不差。」

第二個相親故事則是來自江蘇徐州的23歲小夥李世朋,如今他在老家做快遞員,三四千的月入在當地還算不錯,但早產落下的病根導致他的言行舉止異於常人。
為李世朋介紹女孩的養媽叫阿鳳,可她帶來的第一個女孩就「嫌棄」世朋年齡太小。她馬上指著另一個皮膚黝黑的女孩說:「她願意,你看怎樣?」這個女孩叫阿妮,來自芹宜相鄰的金甌省,雙方很快完成了配對,簡單定下了婚約。
世朋相親的地點芹宜是大部分台灣、韓國的婚介最為活躍的區域。經歷完當天下午的一輪相親,世朋和一同來相親的同伴們碰頭時,開始討論起各自見到的女孩。「她很豐滿。」世朋誇張地在胸前比劃。作為進展最快的人,他挺得意,準備第二天跟阿妮回家結婚。
李世朋跟阿妮回來家裡後,進行了一些越南的簡易的婚俗儀式,阿妮的家人就正式地認了李世朋為女婿。阿妮跟著世朋回到中國後,兩人相互扶持,現在小日子也算是過得滋潤。

第三則相親故事是來自老撾的阿珍,她今年23歲,高挑的身材,清秀的面容,讓她看上去與當地的姑娘相差無幾。見有人來訪,阿珍在家人的招呼下走進了客廳,但是很少說話。
她之所以成為中國媳婦,更多是因為表姐阿萍為她和她丈夫安排的一場相親活動。
起初,阿珍與丈夫是在表姐安排的相親會上認識,兩人互相瞭解了一些情況以後就覺得彼此還不錯,後期就經常與丈夫在網上聊天,兩個大概聯繫了兩三個月過後,丈夫就將阿珍娶回到中國,阿珍剛剛融入陌生環境時,覺得十分孤單,但是這個小鎮也有很多的老撾新娘,所以她經常是喊四五個老撾姐妹來家裡小聚,自己下廚房,水煮菜,用碟子盛蘸醬,喝著啤酒,就著蘸醬……。 阿珍平時呆在家裡不怎麼出去,如果需要買什麼東西就喊丈夫陪同一道,跟丈夫也十分恩愛。阿珍的老撾護照和中國結婚證擺在一起,看上去過得十分幸福。
隨著國際環境的交流日益頻繁,中國小夥兒與外籍姑娘的聯姻的現象也越來越普遍,而且彼此之前的相親方式也越來越多元化,但是無論怎樣的相親方式,我們都希望她們每個人的故事都是happy ending。
 

更多

06月
16日

地點 :

  • 活動名稱
  • 回應數: 5
更多
越南女性生活歷程

06月
08日

地點 : 越南新娘生活歷程

  • 活動名稱 越南女性生活歷程
  • 回應數: 5

 


在台灣,據不完全統計,越南新娘已超過10萬。在這麼龐大的統計數據下,我們就應該去瞭解有關越南女性的生活歷程。
她們的生活歷程,還得從戰爭開始說起。
1975年越南戰爭快要結束時,越南女兵們返回家鄉,但是由於長期在熱帶叢林裡過著艱苦的生活,備受疾病的折磨,加上營養不良,她們變得未老先衰,不受男性的歡迎。她們發現自己並沒有成為英雄,很多人成了沒人願要的「明日黃花」。
但在上世紀80年代,為了減少女兵的孤立狀態,越南政府取消了 更多